简体中文  /   English

行业资讯

山西:10月底前生产、在建煤矿需完成瓦斯等级鉴定工作

日期:2020-05-11

 一、铁矿石价格在中国钢铁行业需求旺盛的刺激下仍然坚挺

  在中国钢铁生产中,由铁矿石为原料的炼铁-炼钢长流程生产工艺占据了绝对的主导地位,2019年中国9.96亿吨粗钢中超过90%的产量由长流程生产工艺贡献。2020年一季度,在新冠肺炎疫情影响下中国钢铁工业依然取得2亿吨的生铁产量,按此产量推算,全年生铁产量仍将超过8亿吨。

  中国生铁高产量支撑了以铁矿石为代表的钢铁原料需求,也支持了进口铁矿石。一季度,我国铁矿石累计进口量达26273.2万吨,累计进口金额1657.4亿元人民币,计算的平均进口单价为631元/吨(约合90.5美元/吨),累计数量和金额分别同比上升了1.3%和11.7%,季度平均进口价格也同比上升10.2%。一季度我国累计进口的铁矿石折合生铁1.64亿吨,占当季全国生铁产量的82%以上。

  3月份,我国进口铁矿石8591.3万吨。自2015年以来,中国平均月进口铁矿石始终保持在8000万吨以上的高水平。

  一季度,在中国钢铁工业高产量带动下,港口铁矿石现货价格,在期货市场疯狂炒作的掩护下,毅然摆脱了新冠肺炎疫情全球蔓延的“困难”,一路走出超越所有大宗商品的行情。根据中国铁矿石价格指数数据显示,截至4月17日,2020年中国进口铁矿石平均价格为87.6美元/吨;进口矿港口现货均价712元/吨,国产矿均价706元/吨。

  二、铁矿石价格定价机制和国内资源自然禀赋原因决定了铁矿石后期价格仍将坚挺

  从国产矿(原矿)产量上看,由于我国铁矿资源自然禀赋差,原矿品位逐年降低,成品矿选矿比增加,加上矿山企业税赋压力较大、环保成本较高,国内矿山企业供给能力十分有限,国产矿大幅增产几无可能。对国内钢铁企业来说,国内铁矿石资源保障能力非常不足,自2011年以来,中国对进口铁矿石已形成高度依赖。

  从定价机制上看,普氏价格作为海外矿业巨头选定的、在产生之日起就被作为对抗中国旺盛需求的工具,自2019年初以来15个月时间内的运行,充分显示了其对市场价格的操控作用。根据监测数据显示,2019年以来,在与中钢协发布的铁矿石价格的对比中,普氏价格始终扮演着“领涨抗跌”的角色。这与普氏价格的定价原则和机理不无关系。尤其是2020年2月3日以来的价格走势,更显示出普氏价格在中国铁矿石价格出现连续下降时托底抗跌的影响力。

  中国作为全球最大的铁矿石使用方,在原料价格方面毫无市场价格话语权。

  同时值得关注的是:随着我国金融市场的不断开放,金融投资者对中国市场的微小变化进行人为曲解后的误解误读,会被价格操纵者所利用,成为推高商品价格的工具。数据显示:2019年中国铁矿石期货累计成交量约为2.75亿手,折合现货铁矿石275亿吨,是当年铁矿石产量21.32亿吨的近13倍。按2019年初公布的境外投资者占比5%来说,2019年境外投资者铁矿石成交量13亿~14亿吨,相当于中国全年进口铁矿石总量的130%以上。

  以上客观数据显示了普氏价格在中国金融市场的协助下如何操纵铁矿石价格的基本途径。从自2018年10月以来的期货主力合约与进口矿现货价格的对比看,期货价格始终托举进口矿现货价格运行的态势充分印证了这一判断。

  在没有新的铁矿石定价机制出现的情况下,中国巨大需求刺激下,进口矿价格长期缓慢向上的趋势很难改变。

  三、港口进口铁矿石库存继续发挥国内钢企随行就市采购的“缓冲池”作用

  截至4月17日,中国主要港口铁矿石库存约1.16亿吨,自春节后钢材市场开市以来已连续11周下降。港口超亿吨的铁矿石库存自2019年以来,在进口矿价格疯狂上行之时,很好地承担了“缓冲池”的作用,有效平抑了国内钢铁企业对进口矿价格上涨引发的市场恐慌,改变了中国钢厂传统的集中采购、补库的操作行为,也避免之前因钢厂集中采购带来一时间的资源错配,一定程度上缓解了铁矿石价格异常变动对国内钢厂的冲击。

  四、短期多因素影响下的矿价或剧烈波动,长时间内中国对铁矿石需求仍将旺盛

  随着中国粗钢产量进入峰值区,预计2020-2025年中国产量均将在8.8亿~10亿吨的平台区持续震荡,按0.81:1的铁钢比计算,预计未来5年中国的生铁产量或在7.1亿~8.1亿吨,需要铁矿石11.4亿~13亿吨。考虑到国产矿产量逐年呈下滑态势以及国内每年约1000万吨的社会废钢增量产出等因素的影响,预计需要进口铁矿石9亿~10.5亿吨。

  铁矿石的“优异”表现激励海外铁矿石生产商增产意愿明显。预计2020年新增供给量至少在6000万吨以上。新冠肺炎疫情影响的供给减量在不考虑极端悲观情况出现的例外下,全球铁矿石供应量仍将充足,中国2020年的铁矿石供需平衡应处于相对较为宽松的状态。

  目前看,新冠肺炎疫情给全球经济带来巨大冲击,大宗商品市场受影响而下行已成为必然。疫情也成为了影响铁矿石短期市场价格的最大因素。目前从各国央行大力救市的做法和各国经济的反应看,乐观看疫情最快在5月中旬得到控制,之后进入缓慢恢复期,预计全球经济将于三季度后逐渐向上运行。从时间维度上看,今年全球大宗商品市场乃至整体经济形势将呈现剧烈波动态势,原料价格高企下的中国钢铁工业未来形势不容乐观。

  综上分析,在钢铁生产“热”情高涨的情况下,铁矿石价格下行空间不大,二季度大幅震荡的行情或将展开,进口矿以78美元/吨为底,再次冲击90美元/吨,甚至更高价格的可能性较大。